站內消息 會員中心 將文章置頂到百度搜索首頁
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
搜索:
標題 內容 作者
【投稿咨詢】
【全國新聞傳播】
7天酒店的倒閉,是從旅客自帶床上四件套開始的
7天酒店的倒閉,是從旅客自帶床上四件套開始的

7天酒店正在迎來一批閉店潮。

正在消失的7天們,或許值得惋惜,但并沒有什么可同情的。

窮學生和年輕社畜,大概都對7天連鎖酒店不陌生。隨處可見的和檸檬黃色的鮮明外觀,對于路癡來說7天甚至還能當地標。

前段時間,家住廣州的施詠約了閑魚買家在公司附近的地鐵站面交演唱會門票。

對方是第一次來,施詠就跟她說:“地鐵站出口往前走幾十米,那里有一間7天,在那等我就好。”

結果對方說哪里有7天啊,她沒看見。施詠才發現那間7天居然無聲無息關門了。

7天在酒店界的存在感越來越弱了。

7天酒店的倒閉,是從旅客自帶床上四件套開始的

關門大吉的7天,漸漸退出城市的街景。/ 中新經緯

據上海錦江國際酒店股份有限公司發布的三季報顯示,2019年前三季度,7天系列酒店在全國總數為2229家,較去年減少97家。

另據2018年財報顯示,2018年7天系列酒店為2326家,較2017年減少142家。

不到兩年的時間內,7天系列酒店共關閉239家門店。

曾幾何時,7天連鎖酒店堪稱是中國快捷連鎖酒店之王。成立于2005年的7天酒店,打破了國內傳統酒店要么高價要么低質的桎梏,是經濟型酒店的先行者。

當年的7天酒店甚至還是酒店中的時尚達人,早在十多年前就開始推崇“極簡主義”。用一大片檸黃和天空藍的小清新色調占領了城市的大街小巷。

只不過現在小清新快捷酒店的“青春飯”似乎也吃到了盡頭,還變餿了。

7天酒店的倒閉,是從旅客自帶床上四件套開始的

以7天為代表的快捷酒店,“7天們”究竟怎么了?/ 財新網微博

據澎湃視頻報道,近日,有顧客入住河南鄭州一家7天連鎖酒店,準備休息時發現床單上有他人頭發,還有疑似嘔吐物,顧客質疑該酒店并未更換床單。

清潔人員稱“頭發是清洗時沒注意粘上的,床單被罩上有污漬,可能是運輸中碰到的。”

正在消失的7天們,或許值得惋惜,但并沒有什么可同情的。

1

住完酒店 我只想給自己全身消毒

事實上這并不是7天酒店第一次被曝衛生問題。

早在2018年12月底,就有視頻曝光過7天等連鎖酒店床單“暴力蒸白”的黑幕;

今年2月,鉑濤酒店集團旗下的麗楓和7天連鎖酒店又被消費者指出存在用客房毛巾擦拭馬桶等現象;

5月,深圳市衛生監督部門集中開展專項整治行動,在衛生信譽等級評定復審工作中,7天等酒店被予以“降級”。

屢屢發生的“衛生門”事件,如果真要細數,能把大部分的中國酒店都裝進門里去。

7天酒店的倒閉,是從旅客自帶床上四件套開始的

廈門如家酒店的新聞報道。/ 星視頻

5月11日,一名游客入住廈門明發商業廣場如家派柏·云酒店,當其掀開床單時,發現床單不換洗,并且有大片尿跡,到處是曲卷毛發,十分惡心。

這位游客稱,當天晚上酒店不退錢,只好去其他品牌酒店入住。

換酒店就能解決這位游客的問題嗎?測評博主愛生活的馬克君花費了800多塊告訴大家,“恕我直言,國內的快捷酒店都是渣渣。”

就在2017年的七夕前兩天,他自掏腰包分別入住了7家快捷酒店,包括如家、漢庭、7天、布丁、假日之星、速8、莫泰。

測評的7家快捷酒店里,7天是表現最正常的一家。“這并不是夸獎,它只是表現了快捷酒店本來就應該有的樣子。”愛生活的馬克君在文章里強調。

而這家“好評度”最高的7天,房間的枕頭被褥床單里依然有毛發和不明污跡,甚至連床單都是破的。

對于經濟型酒店屢次出現“衛生門”事件,有網友表達不同觀點。比如網友銀城武說快捷酒店要求不要太高。

7天酒店的倒閉,是從旅客自帶床上四件套開始的

“衛生是最首要也最基本的訴求。”/ 愛生活的馬克君微博

簡單來說,你只要花費個99元,甚至69元的價格,就能夠享受到一晚“豪華版招待所”,還要啥自行車呢?

按此思路推斷,難道去餐廳吃飯吃到蟑螂也要覺得是在所難免嗎?無論價格高低,干凈衛生是住宿行業最起碼的要求。

但哪怕是高級酒店品牌,也不能為基本的“干凈”二字背書。

2018年11月,微博大V @花總丟了金箍棒發布的《杯子的秘密》視頻引爆了各大社交平臺。

視頻中,五星酒店的服務員用浴巾和方巾擦洗手臺,用同一塊抹布既擦馬桶又擦杯子……四季、喜來登、香格里拉等酒店品牌均未幸免。

在“不干凈”這個老問題上,不管是快捷還是五星,床單和馬桶的“秘密”都相繼上演過。衛生門內,國內的酒店同行們都是“難兄難弟”。

有“自暴自棄”的人甚至選擇開始自力更生,身為社畜出差住酒店無可避免,于是把床上用品4件套列入了住酒店必帶行李清單里。

7天酒店的倒閉,是從旅客自帶床上四件套開始的

什么時候開始,住酒店跟搬家沒區別了?/ 《和平飯店》截圖

為了安全健康地住酒店,我們不得不自帶床單被罩漱口杯、浴缸罩消毒液熱水壺,現在還要自備牙刷梳子剃須刀。

假以時日,帶上帳篷住酒店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了吧。

2

眼看他起高樓 眼看他樓塌了

本世紀初,酒店業最熱門的話題還是經濟連鎖型酒店的爆發式增長。

2005年到2016年,中國的經濟型連鎖酒店從500家擴張到22000家,翻了足足44倍。

截止2015年底,全國經濟型酒店客房數量突破186萬間,在整個酒店市場占比接近60%。

從漢庭到如家,從7天到錦江之星,標準化的房間、平易近人的價格以及便捷的加盟形式,讓這些連鎖品牌開始迅速取代傳統的招待所和小旅館,遍布大江南北。

7天酒店的倒閉,是從旅客自帶床上四件套開始的

遍地開花的快捷酒店,是每個城市人的指路燈。/ unsplash

曾經隨處可見的經濟型酒店霸主,在全國大小城市遍地開花?扇缃,短短兩年時間,酒店的格局發生了悄然變化。

2019年4月4日,7天酒店創始人鄭南雁在微博寫道:“2019,從頭開始。有關酒店的問題和投訴,不要再在這里發問,請去問行業專家。”

他的離開似乎預示快捷酒店發展的落幕。為什么曾經大火的經濟連鎖酒店被時代摒棄?

中國飯店協會聯合盈蝶咨詢發布的《2019中國酒店連鎖發展與投資報告》顯示,截止2019年1月1日,外資酒店品牌OYO門店數為5656家,遠超如家、漢庭及7天連鎖酒店。

不收加盟費的OYO酒店帶著一眾單體廉價酒店,頭頂“小旅館之友”光環火速占領了三四線城市的酒店市場。

而各大在線旅游平臺開拓民宿領域,傳統連鎖酒店的市場份額將不斷被擠占,特別是對經濟型連鎖酒店的沖擊更大。

大本營在一二線城市的經濟型連鎖酒店失去了在下沉市場的先機,而留在一線城市維持原本的光鮮也越來越困難。

7天酒店的倒閉,是從旅客自帶床上四件套開始的

數據可見,中端型酒店的增長速度已經超過經濟型酒店。/ 云峰金融整理

“經濟連鎖不再是我們的業務重心。” 以漢庭為主體成立的華住,現在公司說到這個基礎品牌的發展,卻經常一筆帶過。

更有趣是,華住酒店集團CEO張敏干脆表示,2015年華住稅前利潤的增長有70%是由全季這一品牌貢獻而來。而全季,是一個平均房間售價超過300元的中端酒店品牌。

之前信誓旦旦要用低價而標準化的酒店房間鋪遍全國的酒店巨頭們,紛紛撐起了品牌升級的大旗。

就像十年前經濟型酒店依靠“豪華版招待所”的招牌風靡天下一樣,中端酒店踏著“消費升級”的浪潮異軍突起。

現在的中端酒店潮,一方面是隨著人們出門在外對居住品質要求的提升,經濟型酒店不得不開始轉型以重新適應市場;

另一方面也有可能是高端酒店放下身段開始親民化。

7天酒店的倒閉,是從旅客自帶床上四件套開始的

三大酒店集團年報。/ 云鋒金融整理

“現在大部分的中端酒店,其實是經濟型酒店的升級版。”路客精品民宿創始人兼CEO蘇同民覺得,未來十年經濟型酒店可能會消失。

腹背受敵的快捷酒店,往下是與傳統單體廉價酒店的競爭,往上是迎合消費升級的需求發展中高端酒店,兩條轉型之路都不容易。

經濟型連鎖酒店的美好年代,并沒有能夠持續太久。正如7天酒店在說明函中所言閉店的前兩個原因——“物業租賃到期、物業不再符合要求”在行業中成為普遍現象。

裝修老舊、租期到位,成為了目前以7天為代表的快捷酒店的“最大困境”。

7天酒店的倒閉,是從旅客自帶床上四件套開始的

OYO艾尚酒店。/ 圖片拍攝:鄭萃穎

但在廉價單體酒店和中高端酒店的夾擊下,這種困擾就好像你跟一人說他家后院起火了,而他只關心門口掛了多年的牌匾掉漆了變得不好看。

3

不思進取的快捷酒店們

根據國際上普遍的快捷連鎖酒店的定義,一般認為經濟型酒店是價格低廉,設施簡潔、安全、干凈和性價比高的一種酒店業態模式,且大多以連鎖經營的方式存在。

他們的競爭力體現在三點:低價、成本管控、標準化服務。主打經濟衛生的概念令連鎖酒店成為了大多數人出行的首選。

國家旅游局發布的《2018中國大住宿業發展報告》顯示,經濟型(二星級及以下)客房數約為1039萬間、占總客房的67%。這意味著,絕大部分的酒店類住宿設施都屬于低端的檔次。

在四面楚歌的大環境下,快捷酒店其實依然有著自己的競爭優勢。和廉價單體酒店或民宿相比,統一的管理標準,讓快捷酒店在衛生清潔、服務品質、會員制度方面具有競爭力。

特別是在衛生清潔方面,經濟型連鎖酒店會有比較正規的清潔服務商提供相應的服務。但是,如果酒店頻頻被曝“衛生門”事件,這說明整個酒店行業的經營管理存在一定問題。

7天酒店的倒閉,是從旅客自帶床上四件套開始的

衛生門問題,哪個酒店沒經歷過呢。/ 知微數據

衛生問題的背后,是連鎖酒店的阿喀琉斯之踵。

根據衛生部和商務部2007年發布的《住宿業衛生規范》衛生操作要求,客房床上用品應做到“一客一換”,衛生間內面盆、浴缸、坐便器應每客一消毒,長住客人每日一消毒。

即便如此,酒店業確實存在“潛規則”,“一客一換”的行業標準與消費者的理解存在差距。比如,浴缸、一次性用品若沒用過,就不會再次清洗或更換,而判斷是否用過的標準是“經驗”。

陳阿姨是山東人,在廣州市多家星級和快捷酒店都有正式工作經歷。

她介紹說,客服清潔一般由一線保潔員在房間內單獨完成,如果客人退房,一般有2個人打掃。“但是確實會有人偷懶。比如沒按要求分區清潔、或者偷拿房間里的食物或飲品。”

2010年進入酒店實習,從事酒店咨詢和教學的程怡表示,打掃客房真的是個體力活。“大家生活變好了,越來越少人愿意做酒店的基層工作。清潔人員的招聘也不做背景調查,會干活就行。”

7天酒店的倒閉,是從旅客自帶床上四件套開始的

一布多用,令多少住酒店的人膽顫心驚。/ 花總丟了金箍棒微博

據華美酒店顧問機構首席知識官趙煥焱統計,2016年美國酒店的勞動力成本占酒店總成本50%,而中國人工成本僅占30%。

為了保持物廉價美的優勢,快捷酒店把成本都轉移到了勞動力上。

而中國住宿業員工的平均收入,長期處于國內各行各業的倒數第二位置?头壳鍧崋T的月薪在2500—4000元左右。為快捷酒店提供客房清潔服務的外包公司,服務員的薪水基本也是這個水平。

工資過低,人才流失,已成為整個酒店行業發展的瓶頸。這個經濟型酒店固有的頑疾,淪為了他們難以轉型的路上最糟糕的選擇。

“追求更好的生活不只是意味著多吃一碗飯,人追求的體驗感和物質沒有絕對的關系。”

鄭南雁認為,中產階級崛起,渴望并且有能力改善自己生活的人越來越多,但這并不意味著亂花錢,而是在一定的區間范圍內,提高自己的生活品質。

7天酒店的倒閉,是從旅客自帶床上四件套開始的

削弱了便利與享受,酒店所象征的生活文化或許也不復存在了。/《聞香識女人》

對他們而言,酒店不只是個睡覺的地方,更是社交、娛樂、休閑的場所。而這些,是目前的快捷酒店是無法提供給他們的。

但經濟型酒店無論如何升級,還是要以功能性價值為主。雖然轉型艱難,但是所有的從業者都明白,這是唯一的出路。

7天酒店的宣傳語,依然標榜著自己是“年輕人的選擇”。如今酒店行業中不再年輕的7天們,只有付出極大的努力轉型才能讓年輕人愿意去選擇。

當然,結局也是九死一生。

網友關注排行
科技
熱點
企業
財經
快乐10分开奖数据